Category: 麻生.尋鬼記


這個夏天麻生工作室將會和潮流服裝品牌Wrongwroks作Crossover,挑選《麻生.尋鬼記》和《麻生.時光秘密》內的插圖製作成一系列T-shirt,大家密切留意!

除香港各大書店外,其他想購買的朋友可在以下網站購買(會再新加):

《麻生.尋鬼記》:

香港>明報網站>http://books.mingpao.com/cfm/bookinfo.cfm?CategoryID=8&TitleID=3911

台灣>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4920

內地>淘寶>http://search.taobao.com/search?q=%C2%E9%C9%FA%A3%AE%8C%A4%B9%ED%D3%9B&searcy_type=item&s_from=newHeader&source=item&ssid=s5-e&search=y

亞洲>Yes Asia>http://www.yesasia.com/global/%E9%BA%BB%E7%94%9F-%E5%B0%8B%E9%AC%BC%E8%A8%98/1023086930-0-0-0-zh_TW/info.html

《麻生.時光秘密》:

香港>明報網站-http://books.mingpao.com/cfm/bookinfo.cfm?TitleID=3986

內地>淘寶>http://search.taobao.com/search?q=%C2%E9%C9%FA+%95r%B9%E2%C3%D8%C3%DC&searcy_type=item&s_from=newHeader&source=item&ssid=s5-e&search=y

台灣>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4915

亞洲>Yes asia>http://www.yesasia.com/global/%E9%BA%BB%E7%94%9F-%E6%99%82%E5%85%89%E7%A7%98%E5%AF%86/1023850294-0-0-0-zh_TW/info.html

「等一等。」老闆走開。

「……」麻生無話可說。

這應該是麻生聽過最荒誕的鬼故事。

老闆回來,在桌上放下一小瓶清酒,兩隻小酒杯﹕

「之後微波爐發生爆炸,廚房起火,光頭仔立刻報警。」

「然後呢?」麻生問。

「然後消防員到場清理,幸好不是太嚴重,

光頭仔如實告知警方事件始末,但最後什麼也找不到。」老闆倒出清酒。

麻生接過清酒。

「警方懷疑光頭仔蓄意縱火,

不過看他孤家寡人,最後也沒有起訴他。」

老闆跟麻生碰杯,酒杯輕輕碰了一下,發出

「叮」

一聲。

「那麼光頭仔當然是認為女鬼在爆炸後逃掉?」麻生木無表情地說。

「哈!是呀!他是這樣說。」老板露出天真的笑容,然後問﹕「你覺得怎樣?」

「在巴士上時還稱得上恐怖,

之後便有點荒謬,但我不能評論對與否,只能說,這故事……誇張了一點吧!」

麻生伸手從口袋裏找東西。

「因為若然鬼用如此方式現身的話,它還是鬼嗎?

這樣它已經是實物,應該說是外星生物或者奇能異士才對,

但光頭仔把它形容得如此鬼聲鬼相,外星生物會刻意這樣嗎?

不會吧。」麻生掏出一些金錢,準備結帳。

「不用了,不用了。」老闆推開麻生的手。

「這樣不好……」麻生不好意思地說。

「就當你解答了我的問題嘛!還有我便宜呢!」老闆一口喝下整杯清酒。

「那麼,多謝了。」

麻生離開居酒屋,站在大門外,

抬頭望向天空,正下着毛毛細雨,街上寂靜無人,陣陣涼風吹來,已經是十二月中旬了。

麻生尋鬼多時,一次親身經歷也沒有……

應該說是一次真實地和鬼魂接觸也沒有,但這光頭小子竟然與女鬼頭搏鬥,

如何令人相信?

「嘿!逃脫了的飛行女鬼頭?為何不飛來找我……」(故事未完)

<麻生.尋鬼記>(十二)

光頭仔不敢相信此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光頭仔想唸經……怎料一個字也唸不出,頓時後悔自己老早沒有信佛。

接着他便立刻祈禱﹕

「主啊!主!求你拯救我!」

然後他把毛毯挪開一點,露出眼睛,屋內風平浪靜。

此刻光頭仔終於明白耶穌基督的偉大,

他答應神若然能把女鬼頭顱趕走的話自己定必戒煙﹕

「多謝主,感謝上帝,還有耶穌的救贖,阿門。」

當他冷靜了一點,正想拿開毛毯查看四周之際,

女鬼頭顱竟然從廚房飛出來,光頭仔被嚇得大聲尖叫起來,魂飛魄散。

女鬼頭顱發出淒厲的笑聲衝着光頭仔飛去,

在他絕望的一瞬間,光頭仔將他潛藏急智迸發出來,

他竟然及時用毛毯包住女鬼頭,然後把毛毯扭緊,女鬼頭被緊緊地抓住了!

光頭仔看着女鬼頭在毛毯內不斷掙扎,

長長的頭髮從毛毯空隙溜出來,

光頭仔沒有理會,他抽起包着女鬼頭的毛毯,像鏈球一樣向地上奮力一擊!

「嘭!」一聲,女鬼頭靜止了。

光頭仔沉着應戰,他不相信女鬼頭會就此完蛋,他凝視着它的動靜。

良久,

女鬼頭還是沒有動靜,可能已經奄奄一息了,但它不就是死了嗎?何以再死?

光頭仔伏在地上向前爬,把女鬼頭拖進廚房,

途中它又再在毛毯內掙扎,這次比上一回更猛!

光頭仔快要抓不住了,他使出全身氣力把女鬼頭箝制住,

然後在工具箱中找到鐵鎚,對準在跳動的女鬼頭重擊一下,

「扑!」

 

一聲,正中目標!就像擊中石頭一樣。

女鬼頭發出詭異的尖叫聲,但似乎還未被擊倒,

光頭仔突然狂性大發,

不斷用鐵鎚打它,它不斷左右跳動,情況形同在遊樂場玩扑傻瓜一樣。

擊中時的聲音各有不同,

應該是眼耳口鼻和頭蓋所發出不同聲響,

有的像擊石頭、有的像擊皮革、有的像擊西瓜。

這女鬼頭究竟是什麼構造的……

最後光頭仔氣力不繼,突然靈機一觸,扔掉鐵鎚,一手打開微波爐,

一手把女鬼頭塞進去,用力關上,然後按下最強火力,

再調教至五十分鐘的烹調時間,「嘟」一聲後馬達開動,燈亮起,微波爐開啟了。

光頭仔在地上狂喘氣,看着女鬼頭在微波爐內四處撞擊,

不斷掙扎更顯目露凶光,但他沒有理會,慢慢爬出客廳,

在公事包內拿出一包香煙,抓出一根咬在口裏,然後四處找尋打火機。

突然想到自己曾向神承諾不再吸煙。

不管神明靈不靈驗,承諾就是承諾了。

既然女鬼頭也存在於世,怎會沒有神?

他長嘆一聲,把煙扔掉。

光頭仔靠在沙發旁,靜靜地環觀屋內的每一處,

異常寧靜。望向廚房,看到微波爐正噴出白煙,女鬼頭的撞擊聲仍然響亮,不能想像它現在的鬼模樣,

可能已經被煮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伴隨着的還有微波爐馬達的滾動聲。

「『撞鬼』是這樣的嗎?」

「怎麼現在一點害怕也沒有了?」

「這樣看來,我是否比鬼還要可怕?」

這些問題徘徊在光頭仔的腦海。

<麻生.尋鬼記>(十一)

他發現,該女子原來只有一個頭顱,沒有身體,沒有手腳!

光頭仔頓時全身發麻,立即別開眼。

在臨下樓梯前,他禁不住回望,竟發現那個只有頭顱的女鬼正瞪眼看着自己!

這嚇得他屁滾尿流的以極速逃離巴士。

光頭仔走到遠處,終於鼓起勇氣回望巴士上層,結果什麼也看不到。

「他在巴士睡着了,剛醒過來,又喝了酒,這樣很容易令人產生幻覺。」麻生淡淡的說。

「我剛聽到此事時,也跟你有同樣想法……不過,故事還未完……等我一會。」

老闆起身,走進水吧部,開了兩支啤酒。

麻生心想。「無頭鬼故事聽得多,無身鬼,有趣。」

老闆回到座位,放下啤酒便說﹕「之後光頭仔回到家中……」

光頭仔心神恍惚地走着,不能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女鬼的惡相不斷徘徊在他腦海裏,

她面目猙獰,面色蒼白,但五官端正,

額前的頭髮剪整,平平的成直線蓋在眉上,一把油得發光的頭髮起碼長至腰間。

光頭仔沿路不斷回頭看,總感覺有人正跟着他。

回到家中,光頭仔立即致電好友傾訴此事,好友安慰他不要胡思亂想,並勸他早點休息。

光頭仔住在一個四百呎的單位,一房一廳。

他把電話掛斷後,坐在兩座位的沙發上動也不動,凝視着四周……

視線掃過全屋的每一個角落。

他終於按捺不住走進廚房拿點飲料。

打開雪櫃,才發現什麼飲料也沒有,於是他打開水龍頭注滿一杯水,一口喝下。

突然……

在窗的反映中,看到一個女鬼頭顱正漂浮在他臉旁!

女鬼伸出紅色長舌正準備舔他的面額,嚇得光頭仔把杯子掉到地上像煙火般炸開!

他極速逃離廚房,飛撲入沙發上,用毛毯包裹着自己,全身發抖。

光頭仔不敢相信此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麻生.尋鬼記>(十)

「是什麼?」麻生放下酒杯。

「那位客人跟我說了一個故事,一件他自己的親身經歷,很厲害,

他說有一個晚上……」老闆以帶有口音的中文訴說着別人的故事。

那位客人叫做光頭仔,單身,獨居,是一位基金經紀,

喜歡下班後和同事到酒吧歡樂一番。

一天晚上光頭仔如常下班喝酒後,在差不多九時多時,

獨自乘坐巴士回家。

他住在新界區,但工作的地方在九龍區,

所以回家車程要用上半小時左右,而且他家在巴士線的終點站附近,

所以每次也只有幾位乘客與他一同下車。

這夜,

他如常從九龍乘車返回新界,在巴士上層後座,他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那是在尾二的一排位置,旁邊沒有其他乘客,所以他可以獨佔兩個座位。

初時,巴士上層也有大約七成滿的乘客。

在尾二排的光頭仔不斷打着呵欠,累到不得了,

但他還是瞪眼撐着眼簾,免得一閉上眼便呼呼大睡。

當光頭仔再次張開眼睛時,已經到達終點站了。

巴士正在靠近站頭,光頭仔慶幸剛好來得及醒來,不用被車長或清潔工人吵醒,免得尷尬。

他站起來抓緊扶手,預備下車,

此時他環看整個上層除了他一人外還有另一位乘客,那人坐在樓梯旁邊的二人座位。

光頭仔從尾二那一排向前望一眼,看到那是一位長髮女生,

長直烏黑的頭髮,

女生正微微側頭望着窗外。

巴士停下,光頭仔準備向前行,

但他察覺到有點奇怪,為何那獨身女子長得那麼高?

高得可以高出空調巴士中的座位整整一個頭顱,讓他看見……

光頭仔沒有理會,繼續上前走,他走了一兩步,

那獨身女子仍然坐着不動。

當他走到樓梯旁時隨意回望了一眼……他發現...(續)

<打爆你個死人頭>

麻生離開辦公室,步向對面街的日本居酒屋。

居酒屋一律日本式裝潢,大門是傳統的日本橫敞式木門。

麻生把門敞開﹕

「こんばんは。(晚上好。)」

滿面鬍鬚的居酒屋老闆用日文打招呼。

「こんばんは。」麻生點點頭以日文回應。

「呵!麻生先生,你來了!」老闆是一名四十多歲的日本人,操一口流利廣東話,但帶點有趣的口音。

他十分喜歡麻生。

麻生脫下長外套,侍應接下。他在Bar台前坐下來。

這些Bar台不禁令人懷疑是為了一些孤獨鬼(指人)專門而設的。

「啤酒?」老闆問。

「好。」看起來似是慣性的對話,那當然,麻生在工作後經常也會到這裏喝酒,輕鬆一下。

「食物?」老闆在Bar台另一端的廚房,邊做菜邊問。

「隨便。」

麻生放鬆心情,放下平時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準備享受一下。

居酒屋內只有五張桌子,可以容納不多於二十人,

現已接近打烊時間,只剩下一桌客人,

那兩位日本白領灌下整瓶一千八百毫升的「一期一會」(清酒)之後,也開始語無倫次。

「他們差不多了,先給你一點食物,待會再跟你聊。」

老闆很喜歡和麻生聊天。

他們曾經聊天至隔天的午飯時間,當時居酒屋門外還掛上「休息」的掛牌。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是老闆的座右銘,但隨着年紀的增長,身體狀況開始變差,自然也要懂得自制一點。

麻生喝下一口啤酒,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忘記了曾聽誰說過,人們會愛上啤酒的原因,

是因為某人在一次激烈的足球比賽後,四處找不到清水,

結果他拿起一罐啤酒,在極度饑渴之下,顧不了那麼多,便一口喝下整罐啤酒,結果發現這天大的享受。

「結帳!」客人大聲叫嚷着。

那兩名醉客互相抱着肩膀,並肩離去。

醉了,無論男女老嫩,總是顯得特別親密。

「客人告訴我一個鬼故事,是真人真事,你一定要聽聽!」

老闆在麻生旁邊坐下來,他總覺得任何所謂的真人真事,都是真的。(續...)

<麻生.尋鬼記>--(八)

 

麻生突然停下來,

用力跳起,

踏在旁邊的桌面上,猛力把頭頂的通風口閘門扯下,然後爬進去。

通風口的空間很小,只容得下一個人。

他用四肢不斷向前爬,經過無數十字通道口,動作依然瀟灑流暢。

最後在看到一道小閘門前停下動作,同樣地,用雙手抓緊閘門,

猛力把它拉下,「嘭!嘭!嘭!」

三下便把閘門扯下來。

裏面有一道向上伸延的樓梯,麻生用四肢向上爬,

愈爬愈能嗅到一陣異味正飄過來,大概向上爬了三層樓的高度,

再爬入一條下水道。

這裏空間寬闊,光從地面經過水渠蓋的小孔打進來,

像射燈似的點綴了這條一片死寂的下水道。

正中央有一條水渠……不,應該是屎水渠才對,

區內所有市民的屎尿垃圾水都會經過這裏。

渠的兩旁是石屎路面,麻生回頭大力吸一口較為清新的空氣便舉步靠右邊一直向前走。

一群穿著灰黑色毛衣的老鼠一隻跟一隻排着隊的靠左邊向後走,有幾隻還在渠邊用屎水來清洗嘴邊的食物污垢。

麻生閉着氣以時速二十公里跑了數分鐘,看到牆上刻着「17-A」,是這裏了。

麻生跳起抓住長梯,四肢並用的向上爬,向着透光的小孔前進。

到達頂部有一個頂蓋,打開,

是一般我們在路上看到的圓形鐵渠蓋,麻生單手把它移開,

然後抓緊兩旁,運力把自己升高,成功從渠蓋爬出。

回到地面,看到旁邊一個馬桶,前面一個洗手盆,顯然這裏是一個洗手間。

麻生先把渠蓋蓋好,然後打開洗手盆的水喉,

用水洗手,

再拿旁邊的衛生紙抹乾雙手。

後方有一道門,他推門出去,這裏原來是黑星餐廳。

數名食客在喝茶聊天,麻生若無其事地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

「請問點餐了嗎?」一名侍應走過來問道。

「麻煩你,焗豬排飯。」

(問題密碼鎖--完)

<麻生.尋鬼記>(七)

「對了。」

麻生把檔案拿走然後把櫃門關上,此時黃燈又再亮起。

「你今天的午餐是什麼?」沒音調的少女聲音又再響起。

「怎麼搞的……」

麻生怎也料不到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這條差勁的問題。

這條問題看似簡單,但它是最難處理的一條,

因為靈魂研究員每天也會按照當日的午餐來修改答案。

麻生已經到研究員喜愛的黑星餐廳打探過,

今天他們午餐點了三個焗豬排飯,兩個肉醬意粉,究竟是哪個?

「每天也修改,他們不煩的嗎……」

黃燈在閃動,

時間無多了!

焗豬排飯總共點了三個,無論如何機會也大一點……

「嘿,死就死吧!」麻生拿起變聲器﹕「焗豬排飯!」

「嘟」

這次比較低音,紅燈亮起,答錯了。

信號燈在四方八面着亮,

警鐘響起!

麻生把文件放入外套口袋內,立刻轉身沿着剛才進來的路線逃走。

步伐輕盈,行動靈活,驟眼看來麻生有點像「鐵金剛」占士邦。

他從後門轉入後樓梯間,逐層逐層地向上爬,

每踏上一級階梯,左右左右,步伐飛快。

四周仍然閃亮着紅燈,

警鐘依然響亮,麻生不慌不忙地逃跑,

途中突然聽到有腳步聲從樓上轉來,他立即從側門溜進去。

這裏是負六樓,樓層內沒有亮警號,

也沒有響警鐘,只有微弱的光從冷氣風口滲出。

麻生不斷跑,避開一些雜物,

動作像風一樣流暢,又像美式足球員一樣幹勁十足,

他那件長外套的衣尾乘着風飄起來,看似是一件長斗篷,碰巧又是黑色的,

畫面看起來差點被誤導以為是在播放電影《蝙蝠俠》。

負六樓一整層也是實驗室,這裏放着一部部大型儀器。

麻生邊跑邊向一部類似發電機的古怪機器一瞥,

不禁懷疑那些研究人員平常在這裏搞什麼鬼,

還有他們那神神秘秘的行徑,

加上裝神弄鬼的密碼鎖,種種迹象也讓人摸不着頭腦。

「難道靈異研究不可以光明正大嗎……」

<麻生.尋鬼記>(六)

那個黑色對講機似的鎖上面有一個按鈕,按一次它便會問一個問題,

答對兩條便能解鎖,抽屜打開,

最後一定要把抽屜關上,這時它會再問一條問題,答對後便能重新上鎖,

回復初始的模樣。

麻生早已熟讀此密碼鎖的運作,它設定了一百條問題,

隨機抽問三條。

背熟一百條題目對麻生先生來說並不是難事。

問題種類五花八門,上至天文,下至地府。

可能是深奧至學術性問題,例如

「請簡略說出閃電的形成?」、

「什麼是靈魂?」等,

也可能無聊得像

「你今天的午餐是什麼?」,

或者「你好嗎?」等等。

麻生按下按鈕,

「嘟」的響了一聲,

密碼鎖上亮起黃燈,發出「咯!咯!」的聲音,

聽起來像是有人用手指敲打咪高峰的聲音,然後出現一把溫柔的少女聲音﹕

「在什麼時間彎腰在兩腿之間往後瞪會看見鬼?」

整句說話只有一個音調,而且字與字之間沒有呼吸停頓。

麻生從口袋拿出一個變聲器放在嘴前,因為回答時的聲音也是設定好的,

只有靈魂研究所裏幾位主管的聲音才能通過,當然仿用的聲音也是間諜提供的。

「沒有特定。」麻生的聲音通過變聲器變成一把雄厚的中年男人聲線。

「嘟」,綠燈亮起,是答對了的意思。

綠燈維持了大概兩秒鐘,轉為黃燈。

「請說出其中一位量子力學的始創人?」同樣是那把沒有音調的少女聲線。

「馬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麻生繼續運用變聲器說道。

「嘟」,

白燈亮起,密碼鎖解除,

「嚓」一聲櫃門自動打開,一大堆文件在裏頭。

麻生隨意翻動一下,發現全都是鬼魂發現檔案,

包括有《鬼魂發現檔案2000》、《鬼魂發現檔案混合》

Videos, Slideshows and Podcasts by Cincopa Wordpress Plugin